男孩看见野玫瑰,学会选择

来源:http://www.91zyuan.com 作者:精品佳作 人气:75 发布时间:2019-10-29
摘要:    1815年,维也纳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夜,在学校练完琴的舒伯特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寒风凛冽的街道显然已经没什么人了,这时舒伯特发现了在路边杂货店门口蜷缩着一个小男孩,

    1815年,维也纳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夜,在学校练完琴的舒伯特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寒风凛冽的街道显然已经没什么人了,这时舒伯特发现了在路边杂货店门口蜷缩着一个小男孩,显然这个孩子已经冻僵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看到小男孩拿着一本书和一件旧衣服,他立刻明白了小男孩要把这两样东西卖出去之后才能回家。此情此景,舒伯特想起了自己同样经历过类似的童年,这究竟是怎么样一种滋味啊。

  维也纳的冬天,从阿尔卑斯山上袭来的寒风锋利如刀。

    舒伯特望着这个小男孩,心里充满同情和怜惜。他看见孩子那双充满忧郁、无奈的眼晴里噙满泪水。枯寂的街头、浓重的夜色和凄凉的寒风,似乎要把他们俩人吞没了。尽管自己的生活已经相当拮据,他还是把身上所有的钱掏出来,对孩子说:“把那本书卖给我吧。”然后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孩子看了看手中的钱,又望瞭望舒伯特,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那本书值不了那么多钱。舒伯特安慰孩子说:“快回家吧,夜已经很深了。”孩子点点头转身就跑了,寒风撩起他的衣襟,像小鸟扑扇着快乐的翅膀。可是刚跑出几步,很快又回过头冲舒伯特喊道:“谢谢你!”舒伯特一直望着,直到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夜雾渐起的小街深处。他一边走一边随手翻看着那本旧书。忽然,他被书中的一首诗吸住了,情不自禁站在路灯下读了起来――

  那一个夜晚,舒伯特(1797-1828)从小学校里练完钢琴回家。舒伯特很穷,家里没有钢琴,每天只好到小学校练琴。走在寂静的路上,只听到风响,只看见路灯闪烁,夜色笼罩的街上显得有些凄清。路过一家旧货店的时候,舒伯特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舒伯特认识这个小男孩,他跟自己学过音乐,和自己一样,是个穷孩子,甚至比自己还要一贫如洗。夜这么深了,小男孩没有回家,还站在寒冷的街头干什么?舒伯特一眼看见了小男孩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那是一本书和一件旧衣服。舒伯特立刻明白了,小男孩是要卖这两样东西,可是站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谁会买一件太破旧的衣服和一本没什么用的旧书呢?童年的舒伯特也有这样的经历和心境。他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男孩看见野玫瑰,
荒野上的红玫瑰,
清早盛开真鲜美;
急忙跑去近前看,
心中暗自赞美,
玫瑰,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

  舒伯特望着这个小男孩。小男孩正抬起头,那双充满忧郁和无奈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撞,他看见孩子的眼睛里噙满泪水。枯寂的街头、浓重的夜色和凄凉的寒风,把他们两人吞没了。

少年说我摘你回去,
荒野上的红玫瑰。
玫瑰说我刺痛你,
使你永远不忘记,
我决不能答应你!
玫瑰,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

  舒伯特弯腰将自己的衣兜掏了个遍,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可惜并没有多少古尔盾。舒伯特是个贫穷的音乐家,他作的曲子卖不了多少钱,只好靠教授音乐谋生。他自己甚至连一件外衣都没有,只好和同伴合穿一件,谁外出办事谁穿。有时候,连买纸的钱都没有,他不止一次地说:“如果我有钱买纸,我就可以天天作曲了!”他确实穷得出名。

······
    要理解《海角七号》的底蕴,《野玫瑰》是最重要也是最不能忽视的关键,也是我们去解读导演魏德圣内心世界的钥匙。影片开始之时茂伯骑电单车送信时,哼唱的就是日文版的《野玫瑰》;最后的演唱会上,还是茂伯的厚脸皮催生出来的《野玫瑰》,这就是魏德圣的暗示——《野玫瑰》才是《海角七号》的主节奏,才是他心里的哼唱,重要性在其他歌曲之上。如果说《无乐不作》是阿嘉的歌,《国境之南》传达的是朴实无华的爱情的话,那么《野玫瑰》就是诉说全人类情感与命运的乐曲了,所以魏德圣很巧妙地在影片最后通过不同乐器、不同语言来表现这首歌。

  舒伯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将那些古尔盾交给小男孩,对孩子说:“那本书卖给老师吧!”说罢,他拍拍孩子的肩膀。

    《野玫瑰》原为歌德根据德国民歌改编写成的,整首诗用了象征性的手法,用男孩初次看到玫瑰的场景象征着初遇心爱的人时的欣喜,引得男孩“急忙跑去近前看”,“玫瑰,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一方面,玫瑰娇嫩柔美,丰腴多姿,另一方面也是自命清高,坚贞不屈,“玫瑰说我要刺痛你,使你永远不忘记”,从歌德的这首诗里,我读到的是一种坚贞激越的爱情,写出了男孩与玫瑰之爱之壮美。此外,男孩的粗暴,不是邪恶的,而是出自于年少无知,缺乏对于生活和爱情的经验。所以魏德圣至始至终把《野玫瑰》当做影片的主节奏的意图就十分明显了,即把那些所谓的现代化进程中的淘汰者,或者说失败者统统置于这样一个重新自我找寻和定位的语境中,去找寻“自我与玫瑰”。

  孩子看看手中的钱,他知道那本书值不了那么多的古尔盾。他又望望舒伯特,一时说不出话来。

    最后一首歌《野玫瑰》让《海角七号》所酝酿的悲情呼之欲出。阿嘉唱:“男孩看见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清早盛开真鲜美,急忙跑去近前看。愈看愈觉得欢喜,玫瑰、玫瑰、红玫瑰,荒地上的玫瑰。”此时我们更多的是联想到阿嘉与友子的爱情,阿嘉犹如歌德诗歌中的男孩,看到娇艳欲滴的玫瑰,欲采摘,而玫瑰也不甘示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刺痛了男孩。于是影片的前半段阿嘉与友子一直是以针锋相对出现的,这是第一组对比。

  舒伯特安慰这孩子:“快回家吧,夜已经很深了。”孩子转身跑了,寒风撩起他的衣襟,像鸟儿扑扇着快乐的翅膀。他很快又回过头冲舒伯特喊道:“谢谢你,老师!”舒伯特看着孩子边跑边不住地回头冲自己挥手,一直到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夜雾渐起的小街深处。舒伯特也要回家了,他边走边随手翻看着那本旧书。忽然,他看到书中的一首诗,立刻被吸引住了,禁不住站在路灯下仔细读起来,居然情不自禁地朗诵出了声儿:

    接着中孝介用日文唱出第二段:“男孩说我要采你,荒地上的野玫瑰。玫瑰说我要刺你,使你常会想起我,不甘轻举妄为,玫瑰、玫瑰、红玫瑰,荒地上的玫瑰。”这一段导演没有给出中文字幕,不懂诗歌原意的会听到中孝介演唱的优美旋律,伴随着《海角七号》之前已经营造好的“悲伤又美好”的氛围,继续沉浸其中。这时,镜头带到已经年迈的友子身旁,她转身发现了身旁的木盒,打开,年轻时如天堂般在海边嬉戏对着爱慕之人的灿烂笑容瞬间浮现眼前,她拿起泛黄的情书阅读。

  少年看见红玫瑰,

    而这之后,《野玫瑰》始终没有回复到中文,取而代之的是由一段儿童合唱团将这种残酷发挥到了极致。镜头回到了1945年的基隆港,小岛友子穿着白色毛衣、带着白色的针织帽,焦急地等待着那位已经相约私奔的日籍老师。人潮涌动的码头,从友子左顾右盼的神情中我们可以揣测出她可能在想是否老师在路上耽误了,也或许期待着挚爱的人突然出身边出现,给自己一个惊喜。但知道当船笛响起,船就要离开时,她最终还是发现了。怯懦逃避的老师忍不住探出头来看她最后一眼,在船边站着一排挥手告别的人们,唯有一个萎缩的脑袋胆怯地低垂着。她嘴角开始抽搐,不可置信的眼泪即将落下。电影落寞,童声歌唱还在继续:“男孩终于来摘她,荒地上的野玫瑰。玫瑰刺他也不管,玫瑰叫着他不理,只好由他摘取。玫瑰、玫瑰、红玫瑰,荒地上的玫瑰。”这里,从更深一个层面来说,负心的日籍老师将友子抛弃这是在“男孩与玫瑰”针锋相对这个层面的基础上更上了一层,不管玫瑰表现出怎样的坚贞与不屈,无知的男孩在忍受了巨大的伤害后还是狠心将她采摘下来。听着片尾那首《野玫瑰》,看着友子发现老师后紧咬着嘴唇,眼泪夺眶而出的场景时,我想到了在某种诱惑,某种冲动和某种尘埃落定后,两败俱伤的惘然,这也正是“男孩与玫瑰”的最后隐喻:男孩受到了刺痛后依然没能占有玫瑰,而玫瑰即便怎样防备怎样刺痛男孩,最终也难逃被采摘的宿命。

  原野上的红玫瑰,

    但好在《海角七号》不仅仅停留在“两败俱伤皆惘然”这样一个层面在这种“两败俱伤”后怎样去疗伤与寻找自我。于是我们看到了影片中那段貌似很突兀的阿嘉与友子的一夜情引发的两人矛盾转换。阿嘉与友子,显然对应着小岛友子与日籍老师。60年前的爱情以悲剧收场,老师写完信却没有寄出,阿嘉把信送达却只让我们看到了友子的背影,以及最长一幕60年后悲伤的记忆,这都诉说着,爱情与会议往往只存在于我们的想象。最后一幕的残酷,揭示了那七封情书不过是奠基在老师片面的投射与想象上,所以到后来也就没有寄出,只有等待他死亡、骨化成灰,罪孽才得到救赎。然后《海角七号》又何尝不是在将美好摧毁后再重新建立另一个美好呢?就像男孩初遇野玫瑰,但最后仍将面对人间的现实与残酷。剧中人的感情往往都是落寞的,原住民劳马受到妻子离世的创伤后无法面对、水蛙始终不能挣脱暗恋也好明恋也罢有夫之妇的现实困境,最令人动容的是明珠抱着大大在海边用日文唱歌的场面,这暗示着,大大是明珠与日本人生的女儿,而她可能是因为感情受到创伤而回到台湾屈身在一个酒店当清洁员,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明珠与外婆多年难以解开的心结,另一位日日夜夜为生意奔波的商人马拉桑,还有已经年迈逐渐遭人们遗忘的茂伯等等,这一批小人物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着“男孩与玫瑰”最终的自我救赎与疗伤。

  多么娇嫩多么美;

    导演魏德圣说影片最后的场面是整部电影的原点,是爱情遗憾的开始。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收到她初恋的情书,她头脑里浮现的已经不再是对负心老师的总总抱怨,而是青春年少的种种美好和自己钟爱的情人···如果二十年后还有人记得《海角七号》这部电影,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画面一定是,那个带着白帽的友子孤单地站在人潮汹涌的码头,等着她的爱人出现的场景。正是这一个戴着纯洁白帽的女孩抿着嘴唇、不敢置信遭遇情人的背叛,即将崩溃的片刻,纯洁的童声《野玫瑰》想起,成了我最魂牵梦萦的场景。

  急急忙忙跑去看,

  心中暗自赞美,

  玫瑰,玫瑰,

  原野上的红玫瑰。

  少年说我要摘你回去,

  原野上的红玫瑰。

  玫瑰说我刺痛你,

  使你永远不忘记,

  我决不能答应你!

  玫瑰,玫瑰,原野上的红玫瑰。

  粗暴少年动手摘,

  原野上的红玫瑰。

  玫瑰刺痛他的手,

  悲伤叹息没有用,

  只得任他摧残去。

  玫瑰,玫瑰,

  原野上的红玫瑰。

  这是歌德的诗《野玫瑰》。不知怎么搞的,蓦然之间,寒冷的风和漆黑的夜,都不存在了,连周围的世界都不存在了,舒伯特的眼前只有那盛开的野玫瑰。他似乎闻到了野玫瑰浓郁的芳香,看到了顽皮孩子的身影……一段清新而亲切的旋律,就这样从浓重的夜色中,从苍茫的夜空中,从寒冷的夜风中飘来,在舒伯特的心里泛起如花的涟漪。他的心中充满芬芳和一天的星光灿烂。舒伯特加快了步伐,向家中走去,走着走着,被这旋律激动裹挟着,禁不住跑了起来,飞似的跑回家,立刻拿起笔和五线谱,把这段美妙的旋律写了下来。

  这就是一直传唱至今的歌曲《野玫瑰》。那一年,舒伯特才18岁。现在,这首歌曲的手稿已经价值连城。但当时舒伯特的手稿并不值钱。他的不朽名曲《流浪者》,当时只卖了两个古尔盾,他的《摇篮曲》只换来一份土豆;而前者在他死后40年出版商就赚了2700古尔盾,后者的手稿一百余年之后被拍卖了50万法郎。

  如果当年舒伯特的音乐就卖得如此大的价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我常常这样想。舒伯特一生和贫穷与疾病为伍。小时候,他一个极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一个苹果,他16岁起就离开家自己谋生。正是因为穷,他所爱的一个漂亮的姑娘无法忍受,在艺术和金钱中,选择了金钱,嫁给了一个富商,颇似今天眼眶子比眉毛高的姑娘傍大款,给舒伯特同时也给他所敬仰的艺术沉重的打击……舒伯特曾不止一次地说过:“我的心是永远痛苦的,我永远、永远也不能恢复了。”

  我有时会这样替舒伯特设想,如果突然之间舒伯特发了大财,再不用为两个人穿一件外衣或苹果的问题发愁了,大款舒伯特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想这样的问题并不是舒伯特一个人会面临,每一个艺术家都有可能面临。人生处处充满着种种诱惑,艺术是一种诱惑,金钱也是一种诱惑,但当我想起这个问题,我为自己这一设想感到害怕。处于灯红酒绿美女鲜花包围之中的舒伯特,还会有那么多时间那么多激情那么多敏感善良的念头和灵感,捕捉到那么美丽的七彩音符,为我们创造出那么多无与伦比的音乐吗?我还会想,腰缠万贯的舒伯特在寒冷的冬夜街头路遇那个小男孩,还会如此富有同情心掏尽衣袋中所有的古尔盾给那个小男孩吗?不,那时的舒伯特根本不会自己一个人走在寒冷的街头,起码他会有人陪伴着(当然很可能是一位妙龄女郎),起码他会坐一辆豪华的马车,他根本不会有和那个小男孩在街头相遇的可能。那么,舒伯特还会给我们留下如此美妙的《野玫瑰》吗?

  中篇

  一分自信,一分成功;十分自信,十分成功。当你总是在问自己:我能成功吗?这时,你还难以摘取成功的花朵。当你满怀信心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能够成功。这时,人生收获的季节离你已不太遥远了。

  自信与自卑

  自信的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实现目标,自卑的人则只有凭借侥幸。

  美国是移民的天堂,但天堂里也有数不清的失意者,今年已经30多岁的亨利就是其中一个。

  他靠失业救济金生活,整天无所事事地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无奈地看着树叶飘零云朵飞走,感叹命运对自己不公。

  有一天,他儿时的朋友切尼迫不及待地告诉他:“我看到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篇文章说拿破仑有一个私生子流落到了美国,并且这个私生子又生了好几个儿子,他们的全部特征都跟你相似,个子矮小,讲一口带法国口音的英语。”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91资源站发布于精品佳作,转载请注明出处:男孩看见野玫瑰,学会选择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